首页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
第35章
 因为叶安的到来, 叶家上下欣鼓舞, 所有人都围着她, 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她包围起来, 连最为内敛的叶鸿都忍不住摸了摸叶安的头表示和喜悦,嘴上不饶人的周琴也是一边抹泪一边捶打着叶安, 激动喜悦的样子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 甚至连管家白伯这些在叶家待了好多年的老佣人都老泪纵横,一口一个大小姐, 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家团聚的样子,

 而李菁, 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侵入者, 是一个被遗忘的人, 她明明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却仿佛与他们相隔千山万海,

 李菁的眼睛从这些人的身上一一滑过,将他们那激动喜悦的样子一一收入眼底,她的手无意识地握成拳, 牙齿死死地咬住下, 脸色苍白,但是眼睛却显出一种极为丽的红,

 这就是她深深爱着并且努力讨好的人啊,这就是她千方百计也要融进去的家啊, 这就是她打心底里为之欢喜骄傲的家人啊——

 ——他们根本——根本不在乎她!

 ——她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们根本一点也不在乎她!

 她们眼里心里都只有叶安, 都只有叶安!只有叶安才是他们的妹妹他们的女儿他们的孙女,只有叶安才是他们叶家的人!

 而她算得了什么?她李菁算得了什么?!

 叶安不管做了什么都是好的,就是当初闹的那么凶叶老夫人都被气进了医院,气的一个劲说再也不管叶安了,到头来又怎么样?不还是天天念叨着叶安吗?

 叶安就是他们的掌中宝就是他们的心头,她李菁算得了什么?她什么都算不上!

 心头仿佛被万千蚂蚁所噬咬,李菁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幕幕,她的愤怒恐惧痛苦不安甚至都没有办法说出来,连发都做不到,只能任那些情绪噬着她的一切,让她感觉自己分分钟就要原地爆炸!

 为什么叶安要回来?!

 为什么叶安要回来——?!

 叶安一回来,就轻而易举抢走她所要的一切,她辛辛苦苦努力维持的东西就在那短短几秒钟内被叶安抢走,她甚至连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还不能表现出她的不满。

 因为她只是个养女!

 李菁甚至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在炸,那种感觉让她既绝望焦躁又恐惧不安,

 她做梦都想要的一切,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但是他们给与他们温柔和关爱的对象,不是她。

 那一瞬间,李菁突然明白了今晚叶家人为什么这么齐全。

 李菁本以为他们不过是聚一下然后看一下叶安,现在却明白了,他们其中好多人怕不是早就知道叶安要回来了,他们推了一切的事情聚到家里,是因为叶安要回来了!

 他们都是为了叶安回来的!

 李菁心里突然涌上了一阵巨大的悲哀和惶恐,这个家里,还有她容身的地方吗?

 一时间,李菁感觉自己四肢冰凉,她明明身处在温暖的客厅,却再也感觉不到一点温暖,

 有叶安在这个家里,还有她李菁的位置吗?

 李菁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心里闪过无数念头,最后定格在叶文颢那似笑非笑的脸上,

 李菁整个人下意识就是一抖。

 李菁眼前又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有叶文颢似笑非笑的画面,有叶文瑾微微冷嘲的面孔,有叶文凌冷漠的眼神,有那一些出现在她的耳边无比刺耳的话,还有那假的不可思议的笑容,那些画面在她的脑海内一闪而过,最后彻底定格在叶文颢拉着叶安走进叶老夫人的时刻,

 她猛地睁开眼睛,仿佛受到了什么剧烈的惊吓一般,那一刻,她的脑海中突然涌现了无比可怕的猜想!

 ——叶安是不是跟叶文颢说什么了?

 ——叶文颢是不是早就和叶安联系上了?

 ——叶文瑾叶文颢他们这几天是不是在试探自己?

 ——他们是不是早就怀疑她了?

 ——叶安为什么选择今天回来,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刻回来,是不是也跟她有关?

 ——叶安是不是知道了…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对她做的事情?!!

 恐惧与不安在那一瞬间席卷了李菁的整个身心,她甚至控制不住地出现颤抖,她的目光死死地盯在叶安身上,仿佛那是一头格外凶猛的毒兽,分分钟就能送她上路!

 没有人比李菁更清楚,叶安在叶家的地位,

 叶安是整个叶家的掌中宝,就连一贯严肃的叶老爷子都会为了叶安放弃一部分原则,永远冷着脸只对子温柔儿子都不会唤起他半分柔情的叶鸿也会对叶安别开一面,

 如果叶安说了她半分不好,她根本不可能再在叶家待下去!

 叶安为什么要回来?!

 为什么——?!!

 李菁在心里疯狂地咆哮,她甚至感觉自己体内的那一头猛兽已经被叶安放了出来,她恨不得冲上前直接咬断叶安的脖子!

 但是她不敢——

 “李菁为什么站在那里啊?”叶安清脆优雅的声音响起,听到自己名字的李菁下意识地抬起头,正对上叶安那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眸,

 那一瞬间,嫉妒与恐惧填满了李菁的心脏,李菁甚至能听到自己“砰砰砰”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过来啊。”叶安冲李菁招了招手,角间带着淡淡的笑意。

 叶家其他人也顺着叶安的声音和目光看了过来,他们就站在叶安身边,像叶安天然的骑士一般守卫着她,

 李菁心里一缩。

 叶安是众星捧月的公主,她是踩着舞鞋的灰姑娘,甚至那双鞋里还满是钉子,但是她却不能哭不能喊,还必须咬着牙去向公主见礼,

 凭什么?!

 李菁心里尖叫怒吼不断,但是面上却不敢出分毫,她甚至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一步一步向叶安走去,

 即使每一步她走的非常痛苦,但是她却不敢不走,

 叶家人的表情陆陆续续变得有几分怪异,李菁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奇怪了,就这么几步道,李菁都能走出生离死别的意思,仿佛不是让她走过来,而是让她去刑场。

 这个样子,也太奇怪了。

 众人不由微微皱起眉,就是连叶老夫人心里都有些不愉,今天明明是安回家的大好日子,李菁这孩子是怎么了?这是不安回家吗?

 而叶老爷子的眼眸更是暗沉几分,他想起这几天几个孙子或有或无的暗示和讥讽,再看看李菁这一副活见鬼不情不愿的样子,心里瞬间就有了几分警惕,别说他心狠,他本就不喜欢叶老夫人的那个闺蜜,自然对那个闺蜜的孙女也没有什么好感,一直养着也不过是因为老,但是如果老这位闺蜜的孙女要是对他的孙女有什么不好的心思,那可千万别怪他心狠了。

 在场的哪个不是人?李菁这一副活见鬼的样子落到他们眼里,他们自然是心中各有计较,对李菁有几分感情的不愿意将李菁想的太坏,而对李菁没什么感情的自然多加了几分谨慎与小心。

 叶文颢叶文瑾几个兄弟对视一眼,将众人的神色收归眼底,不由微微勾起角,看来他们的计策蛮成功的,李菁的心理防线已经被退的一塌糊涂,潜移默化的“玩笑”与“猜忌”也让叶家的人在心中下意识埋藏了几分怀疑,即使这怀疑他们平时一点也没有发现,但是当注意到李菁的神色不对的时候,他们那埋藏在心中的怀疑的种子就会生发芽,逐渐长成苍天大树,

 温水煮青蛙,慢工出细活,铁杵尚且能磨成针,更何况是人心呢?

 “李菁这是了男朋友,连姐妹都不愿意见了吗?”叶安勾起角,笑的温柔,她一手挽上了叶老夫人的胳膊,笑道,“放心好了,祖父祖母又不是那种干涉孙辈谈恋爱的人,咱们家向来倡导自由恋爱,你们真的喜欢,祖父祖母又怎么会拦着你?”

 “不不不——我没——”李菁猛地抬起头,只感觉大脑一片“嗡嗡”作响,叶安知道了?叶安知道了?!叶安是不是知道了?!!

 “是啊,李菁,”叶文颢微微勾起角,眼眸里一片漠然,他搭住李菁的肩膀,却特意收起了手,“不就是和周煜谈个恋爱吗?祖父祖母又不会不让你谈,怕些什么?”

 一片惊雷从天空中直接砸了下来,直把李菁砸了个两眼发黑!

 他们知道了——他们知道了!

 不仅叶安知道了,叶文颢叶文瑾他们都知道了,他们都知道了!

 那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他们想要干什么?!!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菁内心几乎要崩溃,她想过叶安回来会给她带来一场怎么样的风暴,但是她没有想过叶安会给她带来这么一场巨大的风暴,更没有想过叶安会这么早就回来!

 “菁菁,你谈恋爱了?”叶老夫人皱了皱眉,看着李菁满眼无措惊慌的样子,眉心不由皱的更深了一些,叹气道,“谈个恋爱很正常,我和老叶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情窦初开过,你不必那么紧张。”

 “只不过,老周家的孩子…”叶老夫人微微蹙起了眉,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菁,轻轻叹了口气,勉强道,“也是个不错的孩子。”

 周煜好不好她不清楚,但是周家老夫人老爷子和周夫人的子她可清楚,那三个就跟活在过去没出来一样,最是看中家室门第,周夫人的性格又强势,大半个周家都是她做主,以她挑儿媳妇的眼光,是万万看不上李菁的,就算李菁最后真的靠着叶家嫁了进去,日子也万万不会好过,

 周夫人和周老夫人这两个人,真想折磨人,就是一万个李菁加起来都不是她们的对手,李菁本就不是她们心中喜欢的那种媳妇,就算真的嫁进去,能有什么日子好过?周夫人和周老夫人的段数,足够她们闭着眼睛吊打李菁了。

 叶老夫人叹了口气,李菁和周煜谈恋爱,八成也就真的只是谈谈而已。

 李菁听到叶老夫人的叹息声,心里就凉了一半,再听到叶老夫人对周煜的评价,剩下的一半心也凉透了,叶老夫人只说了周煜却对周家一字不提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不打算管!

 叶老夫人根本不打算让她进周家的门!

 那一瞬间,李菁对叶老夫人都升起了几分怨怼,明明只是叶老夫人一句话的事,可是叶老夫人却一点都不打算帮她!

 她能有什么办法?她能有什么办法?!

 他们都不打算帮她,连最疼她的叶老夫人都不打算帮她,可是她喜欢周煜啊,她想要嫁给周煜啊,她想要做周夫人,她想要为周煜生儿育女啊!

 他们都不打算帮她,那么还不允许她自己为自己谋划吗?!

 李菁心里不甘又怨怼,表情中不由带了几分出来,恰巧要叶老夫人看到,那一瞬间,叶老夫人只觉得自己眼花了,她竟然从李菁眼里看到了怨怼?

 ——还是对她的怨怼。

 她有什么对不起李菁的吗?

 叶老夫人一阵愕然,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右臂被一阵撒娇般的摇晃,她思夜想的那个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带着甜美的温度,“祖母,说好了恋爱自由的,你可别盯着李菁看了,人家都害羞了。”

 “要说这周煜啊…唉…”叶安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眼睛向李菁望去,轻描淡写道,“这周煜和虞硕铭的感情还真的很好呢。”

 李菁伸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才勉强撑住自己不让自己倒下。

 ——叶安、叶安竟然什么都知道了!

 ——叶安怎么会、叶安怎么会知道的?!!

 那个人不是说绝对不会让叶安知道的吗?!那个人不是说她会取代叶安的吗?那个人不是说叶安是早夭的命格,她才是真正的叶家小姐吗?

 为什么叶安——叶安会知道了这一切?!!!

 李菁只感觉自己都要炸了!

 她只觉得自己处于悬崖边上,背后有一个无形的推手在把她向不可预测的深渊推去,最可怕的是,她甚至没有抵挡的办法,她甚至不能防御!

 多么恐怖!

 “虞硕铭?!”叶老夫人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眉心深深皱起,语气中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浓浓的厌恶,略带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和虞硕铭这种东西玩得好的,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叶老夫人厌恶地想道。

 她永远记得孙女为了虞硕铭与她争执的那一天,那时候她真的感觉天都要塌了,

 “是啊是啊,”叶安凑上前,轻轻地在叶老夫人脸颊间亲了一口,带着浓重的感激和亲近,“祖母说的对,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脸颊间有一阵轻柔滑过,叶老夫人僵硬了一下,只听她最为疼爱的孙女的声音轻轻响起,带着愧疚歉意和亲近,“对不起,祖母。”

 叶老夫人微微皱起眉头,然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一把将叶安搂在怀里,带着几分颤音的声音响起,“祖母的安啊…安啊…”

 “我不反对你谈恋爱,但是那个男人为人轻浮花心,他眼里心里根本没有你,没有你,我只是怕你…怕我的宝贝受伤啊…”

 “我千娇百宠了二十几年的姑娘,不是让一个混账男人糟蹋的,他凭什么糟蹋我的宝贝孙女啊?凭什么啊?!”

 “嗯嗯…”叶安的声音中也带了几分颤音,她反手紧紧地搂住叶老夫人,闭上了眼睛,有些骄傲地抬起头,道,“所以我把他甩了。”

 “我才没有吃亏呢,祖母不要担心,”叶安伸出手指小心地为叶老夫人抹去泪珠,笑得肆意张扬,明亮如,如同曾经在家的每一天,

 她知道她的祖母最喜欢看她这般模样。

 “你的宝贝安,怎么可能是吃亏的人呢?”她的眉眼中带着几分笑意,让叶老夫人忍不住抱住她。

 那一幕看起来那般感人,却只让李菁更加愤怒,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肢体的反应,她甚至想不顾一切冲上前将叶安和叶老夫人分开!

 “我去一个厕所。”

 李菁匆匆忙忙丢下一句,甚至连其他人的脸色都不敢看,就跌跌撞撞地向厕所走去。

 叶安看着她的背影,与亲人们你侬我侬,然后也提出了上厕所。

 她得跟李菁好好谈谈啊。

 叶安知道李菁不在厕所,她绕了一个弯,然后上了楼,指尖在李菁房门上轻轻一划,李菁的房门无声地打开,叶安听到了李菁愤怒地咆哮声:“——你不是说过叶安是早夭之相她很快就会死吗?!”

 “啪——啪——”

 叶安漫不经心地鼓了掌,扭头将门反锁,似笑非笑地看着李菁,冷淡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很快就会死?”

 这时候,叶安可以肯定,李菁身后的那个人,八成是一个玄学师。

 她确实是天生早夭之相,但现在一切已经不同,李菁身后的那个玄学师,到底是想要针对她,还是针对整个叶家?

 李菁一惊,猛地挂断了手机,有几条看不见的红色丝线顺着她的耳朵爬了进去,她看着叶安那似笑非笑的眼,只觉得心中的情绪被彻底点燃,她控制不住怒吼出声,

 “叶安——叶安——你怎么不去死?!!”

 “你为什么不去死?!!”

 “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东西?!”

 “你明明不爱他们!你明明不爱这个家!为什么还要抢走他们?!”

 “我比你更爱他们!我爱叶家我爱叶家的每一个人!我那么想要保护他们,你却肆无忌惮地伤害他们,你肆无忌惮地伤害我重视的人!”

 “都是你!都是你!”

 “你还在利用他们对你的感情!”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还有没有心?!”

 “祖母那么疼爱你,你将祖母气进医院,祖父那么宝贝你,你跟祖父顶嘴,伯父伯母都那么爱你,你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你一点也不在乎他们!”

 “几个哥哥为你付出了多少?!你却那么对他们,你到底有没有心?!”

 李菁几乎歇斯底里道:“你知道他们不会惩罚你,你知道他们不会对你做什么,所以你这么肆无忌惮,你这么肆无忌惮地伤害我爱的人!”

 “我就是要替他们惩罚你!”

 “你做错了那么多,你就是要付出代价!”

 “你伤害了我爱的人,我报复你,我有错吗?!有吗?!!”

 “啪——啪——啪——”

 叶安看着气呼哧呼哧看着她的李菁,漫不经心地鼓起了掌,在李菁仇恨的目光之下,她轻轻笑了起来,

 “经典,真是经典,”叶安轻声笑道,但是眼睛却格外冰冷,她一步一步地走进李菁,鞋跟与地面接触的声音让李菁不由握紧了双手,

 叶安在李菁身前站定,

 “啪——”

 重重地一巴掌打在李菁的脸上,直接把李菁打偏了头!

 “这些话,你也就骗骗你自己吧。”

 叶安无比冷漠地看着李菁,然后骤然出手,猛地摁住李菁的肩膀,冷笑一声,“我从不打姑娘,今天为你,可算是破了例了,”

 叶安摁着李菁的手指用力,迫使李菁抬头看着自己,一字一顿道:“你这里面,可有半句真话?”

 “打着爱的名义,做着伤害他人的事情。”

 “你可真让我恶心,李菁。”  M.ssBbXs.COm
上章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