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
第59章
 这是发生了什么…?

 众人下意识地屏息凝神,直直地看着半空中那朵巨大的花, 那朵花仿佛在一瞬间就黯淡下来, 原本的光芒一一消失, 那由各种光点构成的花瓣就像骤然失去了色彩一般, 只剩下灰暗,仿佛再也没有一点生命力了一般。

 沉默在蔓延,

 无法抑制的恐慌一点一点地浮上众人的心头。

 这是…失败了吗?

 …叶安呢?她怎么样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明明他们都尽力了啊…

 连老天都不肯保佑华国吗?华国是不是真的危在旦夕?…

 他们现在, 还能做些什么吗…?

 有什么能改变现在的情况的吗?…

 无数情绪在心口蔓延,疑问一个又一个地从脑海中冒出来, 沉重的几乎让人不上气来,

 赵大师仰头看着那朵暗淡无光的花,它悬浮在半空之上,仿佛一座石雕,没有一点点色彩, 更没有半点生命力——

 赵大师心脏突然一阵窒息,

 如果叶安真的出事,这一场国福仪式真的失败,那么她们应该…

 赵大师闭上了眼睛, 心里突然有些悲哀。

 国福仪式,在场的每一个大师都曾认真地期待过,期待它可以成功, 期待它如古籍所描写的那般, 天降福运, 一扫大地之黑气, 保万家平安。

 每一位大师都抱有无尽的期待和祝福,但也都最好了一旦国福仪式失败,他们将面临的更加艰难的环境,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勇气和准备,他们都有。

 而现在,仿佛连上天都不曾眷顾他们,就是最坏的结果在他们身边诞生了。

 不管是祈福仪式之外的玄学师,还是祈福阵里面的玄学师,此时都只感觉到一阵痛苦,谢泽华看着半空中的那朵黯淡的花,大脑有一瞬间的发懵,仿佛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般,

 谢泽华只感觉脑内有各种各样的杂声穿过,他被笼罩在一团又一团黑色的气体之中,他甚至已经开始感觉到一点轻微的痛,但是他并没有理会,

 ——叶安怎么会出事呢?

 ——不会的。

 谢泽华在脑海中无比笃定地想道,他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又一幕的画面,那些画面非常模糊,甚至可以说根本看不清,但是他却可以十分笃定地确定,里面一定有叶安。

 叶安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定不会。

 谢泽华脑海里只剩下这坚定的几个字,叶安绝对不会有事,绝对不会!

 所以,他一定要为叶安吸引住这些东西,绝对不能让它们去伤害叶安!

 ——他一定要竭尽所能地保护她!

 谢泽华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他不住有些恍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升起这种冲动,明明只是一个才见面两次的人而已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鸣叫,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抬头望了过去,只见那巨大的花朵骤然闪现出一阵光亮和色彩,宛若流星般划过星际,骤然点亮了半个天空,

 随后,那笼罩在谢泽华身上的黑气仿佛感受到什么一样,猛地向后撤去,空气里仿佛有恐惧的嘶吼声在蔓延,天空的灰黑之一点一点地在向下面撤退,就仿佛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它们一样,

 眨眼间,刚刚还乌云密布的天空,就开始放晴了。

 那巨大的花朵开始消散,古朴又厚重的声音在小山头响起,无数光点落了下来,那由、浅绿色、金色构成的光点,显出生机的一幕,

 赵大师等人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接住那掉下来的光点,但是那些光点穿过她们的掌心,随后落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渗入地下,

 那一幕唯美的仿佛是一个奇幻片,

 古朴又厚重的歌声畅响大地,光芒一点一点地驱散周遭的一切,透亮的光点如密布的玉珠一般洒落,轻盈地落在这座小小的山头,

 地面上有无数黑气仿佛被侵一般,它们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叫声,然后骤然消失在天地之间,曾经的法阵也在渐渐显示出它原本的相貌,荧光闪烁,光点萦绕,

 叶安依然平躺在半空之上,她的眼睛闭着,那巨大的花朵已经消失殆尽,只留下无数光点萦绕着她,她在那些光点之间,美的如梦似幻,

 黑暗在被驱逐,光芒在转,希望在蔓延,

 而一切,都在变好,

 当那些原本的法阵都显现出属于自己的光彩之上,整座小山头都散发着不一样的感觉,不远处传来一声龙,半空之中仿佛有青色的巨大身影滑过,

 众人不由一愣,呆呆地看着半空之中的巨大身影,它在云朵中穿梭,显出神圣庄严之态,它的长尾一动,无数光芒被打入人间

 …那是…龙?

 ——是龙!

 就在众人不可思议、一直呆愣地看着那半空之上的龙应的时候,小山头上突然传来一声虎啸,巨大的白虎身影骤然出现在小山头,它并没有往这边看一眼,而是像远处吹去了一层风,

 那种带着绚丽光点的风,仿佛可以把祝福吹到每一个角落,

 “啾——!!”

 有一个声音在半空中响起只见一个火红色的大鸟在云朵里穿行,它洒下万千火红色的光点,仿佛洒下无数温暖与生命力,

 …那是…朱雀?

 “哄…”

 一个略带嘶哑的厚重声音响起,一只巨大的兽趴在山头另一边,它的周边围绕着天蓝色近乎海水一般的光点,并随之传往每一个角落,

 而这时候,几位大师突然发现,这些巨大身影的站位,是有顺序的,

 青龙、朱雀、白虎、玄武,

 如古籍之上所描写的顺序,现在就显示在他们面前,

 几秒钟过后,那些声音陡然消失,叶安猛地从高空坠落,众人瞬间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只巨大的花在此时开放,

 在叶安距离地下还有三四米的时候,那朵巨大的花将叶安轻轻地放在地上,眨眼间又变成无数光点,消失在半空之中,

 众人瞬间就围了上去,丁大师拿过几张符文就贴在叶安周围,赵大师将叶安环绕起来,一个由符文符咒符箓符画所构成的小型法阵将叶安包裹着,

 好半晌,叶安才睁开眼睛,看着赵大师她们关切的目光,微微勾起角,笑道:“幸不辱使命。”

 赵大师呼吸一窒,心里瞬间万般心绪涌上心头,她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做何种反应,但是还没等她反应,叶安就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安!”

 叶安晕了过去,

 晕之前,她听到很多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意识越来越模糊,

 不要叫了…

 叶安有气无力地想道,

 她只是太累了而已…

 以前的国福仪式,都是有无数圣殿或者神殿的小姐姐们一起,她们会帮助叶安分担,但是这一次,一切都要自己来,

 叶安知道这会很艰辛,但是没想到会这么艰辛,

 她全身的灵力丝毫不剩,仿佛都被人走一般,连带着生命力似乎都被带走了,全身软的不成样子,天知道她说出那五个字的时候是用了多么大的毅力,

 仿佛身体被掏空,

 这七个字简直是对叶安此时状态的最佳证明。

 叶安这一晕,可把其他大师吓坏了,他们立即将叶安秘密地送到特殊部最为隐蔽安全的场所,将宋大师旁边那个治愈法阵打开,一行人急忙将叶安放了进去,

 与此同时,各种符文符字符箓符画所形成的各种加持阵法也都在一个一个地叠加,众位大师守在那里,神色严肃无比,把隔壁的宋大师吓了一跳。

 特殊部的大师几乎都在这里,完全到齐了,宋大师完全想不到这是得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让特殊部所有大师聚集在这里!

 宋大师并不知道今天特殊部的行动,因为他这里并不是那么容易通知,加上大家也有不想打扰他让他安心养养的意思,再加上这件事情发生又突然,宋大师目前还处于一脸懵的阶段,一看自家几十年的老朋友们这般谨慎庄重严肃的样子,猛地吓了一跳,但是其他大师都在十分严肃地为那个人“护法”,宋大师不敢打扰他们,就将一切埋在心里,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旁边的治愈法阵。

 大半个小时过后,几个正在为叶安治疗的大师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如释重负般的放松,这才松了口气,从治愈法阵中出来。

 “没什么大事,”严大师松了口气,道,“灵力耗尽,精力掏空,精神也紧绷到极点,所以一松下来,身体就受不了了,所有反应都显了出来”

 “所以安她应该不是晕过去了,是睡过去了,身体自我保护,同时也在自我修复,我们给她加持一个精力法阵吧,治愈法阵对她的效果有限,她最需要的是灵力充沛的那种精力法阵,这样她多修复几天就差不多了。”

 闻言,其他不怎么擅长治愈的大师统统松了一口气,只要叶安没什么问题,一切都好,那自然就再好不过了。

 宋大师看着自己这些老朋友的反应,知道问题解决的差不多了,不由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是谁受伤了?有需要用到我的吗?”

 这个时候,宋大师心里陡然生出一点内疚,在特殊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只能躺在这里被特殊部秘密地保护着,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宋大师眼睛里闪过几分懊恼和悔恨,随之而来的就是浓浓的内疚,如果当初自己可以谨慎一点,不被那个东西伤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就可以随着自己的同僚朋友们一起面对现在的事情?而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单独待在这里接受保护,没有任何办法。

 越想越难受,宋大师忍不住抿起了

 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大家怎么可能不清楚彼此的子?宋大师的子他们都十分了解,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赵大师摇了摇头,道:“今天壬里邑工厂爆炸,并且发生了二次爆炸,前方一看这个不对,就把特殊部叫过去了,特殊部的几个玄学师处理不了这件事情,就通知了小谢,小谢把我们几个送过去,然后…”

 说到后面,赵大师的脸色不由严肃起来,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宋大师说了一下,宋大师脸色越来越凝重,半晌,宋大师长舒了一口气,看向叶安,目光之中有些许光芒在动,“幸亏有叶大师。”

 如果没有叶安的话,这次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解决呢。

 “是啊,”赵大师等几位大师顺着宋大师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安稳躺在那里的叶安,他们几人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幸好有叶大师。”

 说着,几位大师相视一笑,眉眼中均有几分感叹。

 幸好有叶安啊…

 而与此同时,网上几乎炸了锅,气象局差点没被骂死。

 “刚刚说雷阵雨结果现在晴空万里,妈的气象局你能不能准一点?”

 “刚刚还说沙尘暴还有什么蓝色大风预警,结果呢,我给全公司的人放了假,扭头你就晴空万里了?”

 “我他妈刚刚请了假啊,一个月就这么一天假,全都被气象局祸害了,我这一个月要是再有点什么请假就要扣奖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气象局我跟你拼了!”

 “擦,本来跟人约好了出去玩,结果气象局扭头给我来了各种预警,再看看这天气没办法只能取消了,结果现在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空气好的不行,气象局这到底想要干什么?”

 “国际惯例骂一下气象局,顺便说,我刚刚看壬里邑工厂那边,总感觉天空里面有什么飞过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这还用问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是错觉,刚刚天气那么差那么黑,你还能看到天空里有什么飞过?你是什么眼?千里眼?”

 “楼上戾气怎么那么重,人家不就是说一下刚刚自己的感受吗?顺便说,我刚刚好像也看到了,就在阳光突升的时候…”

 “我好像也…但是我觉得那应该是云朵什么的造成的错觉吧,我还是继续骂气象局吧,今天好不容易有一天假,说好了全家一起去野餐,孩子都期待了那么久,结果扭头各种预警不能去了,我们刚刚都把野餐准备的东西吃了,你这不是玩我们呢吗?”

 被出筛子的气象局哭无泪,这跟他们没啥关系,他们不能决定天气气象啊!

 那些大佬们弄出来的风云突变,他们也没有办法啊,只能硬着头皮上去解释说明,结果这些大佬们一点持久续航能力都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他们能怎么样?

 他们也很绝望的好吗?

 万年背锅王气象局表示,大佬们,下次能不能给他们留点脸?打脸也不要来的这么快行不行!

 城郊新塘别墅:

 一个十分密闭的房间里,一个男人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这一刻,他仿佛像是支撑不住一般,猛地倒在地上,又吐出两口血来。

 那血里面夹杂着许多黑色的血块,看起来十分可怕,那男人蜷着身子待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出了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

 “…谁——?!”他嘶哑地开口,鲜血从牙齿上落下来,看起来无比可怕与狼狈,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刻骨的怨恨,“老夫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那人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嗦,鲜血又一次出,直接洒在地上,他捂住口,脸上开始出现黑色的斑痕,或明或暗,痛的男人忍不住嘶吼起来,

 ——是谁,毁了他多年的布置?

 ——是谁,毁了他多年的计划?

 ——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心里一阵气血翻腾,男人急忙拿出几个丹药给自己罐下,他的呼吸十分急促,脸上出现许许多多的斑痕和纹路,汗水一滴一滴落下,疼痛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如果不是为了药效,他恨不得满地打滚!

 但是他一个字都不能吐出,只能强自忍耐,翻江倒海般的痛苦几乎将他淹没!

 这更加加深了他的恨意。

 几个小时之后,男人打开了门,一个小童恭恭敬敬地站在外面,唤道:“师父。”

 “去联系岑星淳,”男人嘶哑道,“就说,我能让他转危为安。”

 “是,师父,”小童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急忙前去行事。

 男人望着小童的背影,眼里满满的怨毒,很好,敢毁了他多年的布置和计划,他定当把那个人炼为法器,让那个人灵魂永远锢,永世不得翻身!

 他要让那个人感受一下,灵魂一点一点消散,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

 叶安睡得安安静静,特殊部的几位大师分批守着叶安,但是在叶安还没有醒的时候,反而是宋大师先从治愈法阵出来了。

 宋大师近乎惊喜地开口,“…我感觉那些阻碍我的东西统统都没有了,我现在的灵力绝对已经恢复到巅峰,就仿佛我没有去过新花园一般。”

 几位大师一听,也不由出两分笑意,为自己的老朋友感到喜悦,

 更何况,宋大师是特殊部少有的能打的,他身体好了,也能缓解一下特殊部的负担啊。

 几位大师心照不宣地想道。

 宋大师完全不知道他的同僚老友们在想些什么,灵力在体内运行一周之后,宋大师出心满意足的表情,他郑重地看着叶安所在的法阵,然后毫不犹豫地鞠了一躬,

 在场的几位大师没有去拦他,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的动作。

 宋大师的子,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真根本拦不住的。

 这个时候,谢凌鹭走了进来,谢泽华跟在他的后面,目光浅淡,与几位大师点头示意,然后目光就牢牢地盯在了叶安的治愈法阵之上。

 …还没有醒吗?

 谢泽华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

 众位大师对视一眼,目光之中突然加了几分审视和危险,谢凌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家弟弟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点也不懂得伪装一下!

 …看来自家蠢弟弟要是想要追叶大师,那可真是障碍重重,前途漫漫啊。

 谢凌鹭目光闪了闪,在心里给谢泽华点了一同情的蜡烛。

 几位大师眉眼带笑,一瞬间变得客客气气,然后将谢凌鹭谢泽华等统统赶出了这个屋子,只留下赵大师一个人守着叶安,

 几位大师的“防狼”级别,瞬间开到了最高层。

 谢凌鹭再一次在心里摇了摇头,看着被众位大师围起来的蠢弟弟,再看看众位大师那种皮笑不笑满是杀气的眼睛,他默默地后退两步,

 识时务者为俊杰,

 更何况,有人为他教训这个蠢弟弟,他求之不得!

 谢凌鹭在心里出了无比冷酷的笑容。

 而叶安,就是在这个时候醒的,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头疼无比,眼角不由溢出两滴生理性的眼泪,眼角也下意识地眯了起来,赵大师看到叶安动了,瞬间惊喜无比,

 三秒钟后,其他所有大师得到消息,以一种非常可怕的速度向法阵那里冲去!

 而普通人谢泽华,望着前面的大师们,默默地垂下了眼睛。

 不是说有钱能买鬼推磨吗?

 他能不能买一下路?  m.SSbBxS.coM
上章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