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
第106章
 虽然不知道汤国人过来干什么, 但是一看到这架势, 赵大师等人心中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谢凌鹭更是直接小声道:“这些人不会想要过来求助,让我们帮他们对付那些恶鬼们吧?”

 谢凌鹭这句话一出,赵大师几个人一愣, 然后都用谴责的目光看着谢凌鹭,

 ——这孩子, 瞎说什么呢?不知道瞎说容易成真吗!

 只要一想想谢凌鹭说出来的这种可能, 他们几个就一阵恶寒。

 …汤国不会真的这么不要脸吧?

 赵大师几个人都在心里犯嘀咕, 按照她们以前和汤国打交道的经验来讲, 汤国不会这么不要脸的,

 ——他们只会更不要脸!

 面对着面前华国人脸上略带僵硬的笑容以及汤国那两个人款款而谈的架势,在场所有的玄学师脑海中不由出了这么一句话,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论不要脸的尺度,汤国简直可以突破世界纪录了。

 这几个汤国玄学师难不成当他们是傻子吗?

 赵大师心里满是不敢置信, 先不说他们华国以前跟汤国的恩恩怨怨, 就说这几年汤国暗中对华国下手, 想要华国灭绝的意思都已经计划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现在竟然还能着脸上门求助?

 这可真是…让人侧目啊。

 在那两个汤国人你一言我一语款款而谈十几分钟后,房间里面静默了三分钟。

 他们真的是…太低估汤国人的脸皮厚度了!

 拿着不要脸当精神指导的,汤国敢称第二, 没人敢称第一。

 汤国人并不直接说自己需要帮助, 而是拐弯抹角, 百般说自己多么困难多么需要帮助,然后再说华汤两国的友好关系和谐往来,汤国和华国是这么多年来的好朋友,两国人民互帮互助,当年华国什么什么地震救灾的时候汤国也出了力,现在汤国需要华国帮助了,华国怎么能不搭把手呢?

 华国自诩为礼仪之邦,他们汤国也一直向华国学习礼仪,华国和汤国相邻,华国有句俗语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现在近邻有难,华国能够坐视不理吗?

 当然不能了!

 那两个汤国人一唱一和,配合极为默契,如果不是感受到他们两个人身上的灵力波动,叶安她们还真以为这几个就是专业谈判专家呢,

 瞧这嘴皮子,一张一合之间,就没给人第二条路啊!

 叶安等人看到旁边颜部长角那一丝抖动,心知这两个汤国人一顶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们这边不过去是不可能的了,但是要是真给汤国帮忙,他们…

 …咋这么憋屈呢?

 赵大师等人没有说话,几个人都若有若无地看向叶安,叶安除却一开始震惊于汤国的脸皮厚度之外,一直都比较淡定,

 她原本以为圣女那个世界中,那些圣师的脸皮厚度已经够让人惊恐的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与那些圣师闭起来,汤国这几位明显更胜一筹啊。

 叶安在心中暗暗感叹,面上的表情却分毫不变,在大家都不说话的时候,叶安微笑开口,轻声道:“好。”

 那两个汤国人眼眸中闪过一分喜,他们就知道华国人好欺负,只要扣上两国友好往来的大帽子,华国人心里就是再不情愿,也得打落了牙混血,谁让他们是礼仪之邦呢?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内心快意极了,他们就是不喜欢华国又怎么样?华国就是在国际玄学界名声比他们好又怎么样?他们在上一次国际玄学师团体赛中输给了华国又怎么样?华国不还是被他们耍的团团转?

 这两个玄学师虽然实力比不上那些大师,但是都是大师的徒弟,天资出众,水平也是年轻一代玄学师中较高的,他们继承了那些玄学大师们对华国的仇恨,对近些年来汤国对华国做的一切也知道大半,现在看到华国这些声名赫赫的玄学大师被他们玩在鼓掌之间,内心别提多么自豪了,

 ——这种把高位者仇敌玩在鼓掌之间的感觉,真的太他妈了!

 两个汤国玄学师内心舒,见华国人答应,也不在乎这华国人太年轻,只像是阴谋得逞一般死吊着叶安这边,话里话外满是催促,

 赵大师等人看着那两个汤国玄学师的嘴脸,气得心都开始痛,他们宁愿去帮隔壁的罗国,也不愿意帮汤国,这汤国比白眼狼可怕一百倍,真真让人恶心!

 虽然罗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跟汤国一比,简直可爱极了!

 而叶安的表现,堪称无懈可击。

 不管她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外表却一点没有表现出来,面色温和,眉眼含笑,时不时地应上一句“好的”或者是“没问题”,偶尔还会加上一句“这是应该的”,

 事情顺利的让那两个汤国玄学师眉开眼笑,心中快意,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沉浸在这快意的情绪之中,又讲了半个多小时,期间叶安十分配合,还微笑着询问他们是否需要水,等到他们注意到时间的时候,前前后后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两个汤国玄学师骤然一惊,不知道时间怎么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去了那么多,要知道,上面也就给了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在都两倍不止了!

 他们沉浸在“胜利者”的情绪之下,竟然不知不觉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脸色一白,开始催促叶安她们,谁知道在她们说完之后,叶安站了起来,微笑道:“好。”

 在站起来之前,叶安掐了掐赵大师的掌心,示意她们不要动,那两个汤国玄学师都要走了,却发现赵大师等人没有动,不由催促叶安,让她们赶紧走,

 而这个时候,叶安却做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柔声细语道:“为什么要让赵大师她们动啊?”

 两个汤国玄学师一惊,只听到叶安轻声细语道:“我一直都是代表我自己答应的啊,我又怎么能做得了赵大师她们的主啊?”

 “只是我听说,汤国既然这么困难,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献上自己的一份力,反正这边也没有我什么事,”说着,叶出了一个略带羞涩的笑容,善解人意道,“赵大师等人在这里镇守,足可以保护此地的安全,你们不需要担心,即使有恶鬼前来,赵大师也会保护这里的安全的。”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目瞪口呆!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拉走华国的玄学大师,拉走一个普通的年轻女玄学师有什么用?他们费了那么多时间,难道就把这么一个年轻女玄学师带走?这女的还不如他们呢!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瞬间表情一变,急的不要不要的,而叶安与刚刚并无任何不同,依然温柔有礼,任谁也说不出她半句不好。

 谢凌鹭赵大师等人总算明白了叶安的坏心眼,内心不由暗自好笑,叶安的脑子转的实在是太快了,他们这些人之中,也就只有叶安能用出这一招!

 也是因为叶安不出名,她虽然帮了特殊部许多,但是在国际上知名度几乎没有,那两个汤国玄学师不识货也是正常,现在他们看着叶安把这两个汤国玄学师耍的团团转,内心的憋屈一扫而空,面色之中都带出几分神采来。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可是急了。

 这个女玄学师油盐不进,简直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不论他们说什么,她都能保持礼貌和素养,对着他们两个笑的温柔含蓄,

 这简直要把这两个汤国玄学师气死了!

 而偏偏,就这么一个人挡在这里,他们都没有办法直接和华国的玄学大师们对话!

 那两个汤国玄学师根本不想再跟叶安说话,但是偏偏不管他们说什么,叶安都有办法搭上话,他们要是催华国的玄学大师赶紧走,叶安就会拿起衣服站起来说那我们赶紧走吧,气得那两个汤国玄学师鼻子都歪了,

 你去了能有什么用?!!

 而一旦她们直接点名请赵大师这种华国的玄学大师陪她们走一趟,那个女玄学师就会做出忧愁的样子,说出一系列的担忧,什么恶鬼万一过来这边怎么办,万一什么什么怎么办,这一栋楼都是外国来宾,汤国的玄学师们腾不开手,于情于理他们华国的玄学大师都应该在这里镇守,保护外国来宾的安全,这可是关系到世界和平几国友好的事情啊,万万不可大意!

 这简直是把刚刚这两个汤国玄学师说出的话打回他们脸上!

 汤国玄学师气得险些爆炸!

 就这么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才情动了华国的玄学大师赵大师和华国特殊部的谢凌鹭,据说也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这才松了口气,

 本想赶紧走,结果那个女玄学师道:“既然那么凶险,我们可得好好准备一些法器灵器,总不能赤膊上阵,最后帮不上汤国友人的忙啊!”

 就这样,他们又得给他们一定的准备时间,两个汤国玄学师被他们关在房间外,气得鼻子都歪了,

 ——该死的华国人!

 ——诈!  m.sSbbXs.coM
上章 她迷人的无药可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