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下章
第14章 要是留下痕迹
 我一脸无辜:“妈妈,是你先不守信用,让我转过去半天都不叫我,明显是不想让我看嘛。”

 “哼,我就是想考验考验你的定力,没想到你的定力这么差,以后就是狼一个!”“那我这辈子也只对妈妈一个人。”我慢慢走向妈妈,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想往后退,却发现已经推倒了头。

 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妈妈只得和我打嘴皮子:“谁稀罕你,那你要是只对妈妈一个人,那个,,那以后你还不要找女朋友了?这样我们家岂不是要绝后?”

 妈妈艰难地一口气说了出来,绝后?那就…不过我没敢说出来,“我不是说让妈妈做我女朋友嘛…”“不许没大没小。”妈妈白了我一眼。

 我看着妈妈半的身体,我们这样像有大有小的嘛…“妈妈,好把手拿开了吧?”我看着妈妈要死死抱在前的手。

 妈妈没有理我,低着眉毛,久久没有动,我看出来了,妈妈还是有太多骄傲和矜持,而且世俗的身份让她本能觉得自己和我在做的事有违人伦,我知道,我必须主动点,慢慢打破她心理的枷锁。

 我主动到妈妈身旁,大热天,我却清楚地感觉到妈妈在微微颤抖,自己可是身为人,人母,人民教师,怎么可以配合儿子做这种事,可是我又答应过他…妈妈内心做着天人战。

 我俯下身子,轻轻地将妈妈的手向两边打开,妈妈抬头看着我,有些抗拒,我用不容推辞的目光对上她,又在她耳边蛊惑道:“妈妈可不许撒谎,可不许不守信用哦,妈妈以前总是告诉我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呢。”

 “妈妈,你那里我都摸过了对不对,给我看看也没有损失什么啊,而且儿子是在欣赏它们,又不是要对它们做什么,来嘛,放轻松嘛。”

 我蛊惑的声音一下一下打击着妈妈的心灵,妈妈心中想到:就是啊…摸都摸过了,看一下又没什么,而且是给儿子…欣赏,又不是给外人。

 没事的,慧心。妈妈渐渐也说服了自己,手上也慢慢放松下来。我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妈妈的手,由于失去了妈妈双手的掩护,两只肥兔子一下子带着罩蹦了起来。

 让我的眼睛也随着不断起伏,津不由自主地增多,我只好不断下咽。妈妈看到我一副猪哥样,早就把羞红脸瞥得远远的。

 不过很快我就不满了,因为妈妈穿的是一件纯白的全罩型罩,保守得不能再保守,整个美几乎都被藏在罩里,只有上面留出些不安分的美,被罩勒出一道痕来。

 虽然不是聚罩,可妈妈拔的丰还是不听使唤地自己挤出一条深沟来。“妈,你的房真好看,爸爸竟然不懂得品味,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妈妈说好穿感点的呢?”我不满地问道。“你就知足吧,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一套。”

 妈妈似乎适应了气氛,听了我的赞美脸更加粉,想到自己丈夫对自己身体的忽视甚至不满,有些神伤,能听到儿子对自己的肯定还是有前所未有的开心的。

 不过还是转过头狠狠白了我一眼,这么羞地将自己展现在男人身下的次数还真不多,哪怕是…“嗯?妈妈说找到一套,莫非妈妈的内…?”

 我视线向下移动。妈妈忍不住用粉拳捶了我一下:“你想的美,收起你那点小心思。”我看着妈妈穿得紧紧的子不免有点失望。失望归失望,其实到这种地步我已经很足了,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不待妈妈反应,就一下子,将我的到妈妈面前:“妈妈,该帮我弄了。”妈妈看着近在眼前的大,闻着扑面而来的男气味,不心烦意,扭过头去。我知道妈妈还没有完全放开,不过我不急,我继续说道:“妈妈,坐起来,这样不好弄。”

 妈妈虽然不理我,可还是听话地坐了起来,将脸瞥向一边,却不知道这种抵抗的情态更能起男人心中的征服。我没有再说话。

 而是伸手捉住妈妈的手,慢慢引导到我的上,妈妈的手放在我的上没有躲开却也没有动,真是需要调教啊。

 不过我很喜欢这种下命令似的征服感,我适时地提醒道:“妈,动动。”娇羞的美妇,看着眼前像是会火的坚

 终于开始缓慢‮弄套‬起来,眼睛也不再游离,试探几次后,开始专心盯着我的,毕竟已经有了几次经验,如今大家也已经是人。

 妈妈看着手中似乎还在变大的,内心不免开始颤抖,自己竟然又在帮儿子做这种事,亏自己还是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的老师,真是羞死人了,不过都怪天天,我也想反抗。

 可是已经答应他了呢…妈妈在心中为自己辩解着,心中对这种伤风败俗的行为也不在那么排斥,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多几次也没事的。

 话说天天那里好大,比丈夫还要大很多呢,他才一个孩子…想到这妈妈感觉自己下体竟有些出,呸呸呸,慧心你就这么吗,帮儿子做这种事下面还淌水,真是丢死人了。

 不过小天天的味道还是蛮好的,男人那里不是应该很臭吗,毕竟是个孩子…想到这竟还用力闻了闻。

 妈妈沉浸在自己的胡思想中,好久才发现我的手早已经伸进罩开始轻柔地捏她的美尖的酥感一下子化作电传遍了妈妈全身,妈妈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几下,颤微微地说:“天天,不要这样摸妈妈,把手拿出去…”

 “妈,你的房都被我摸遍了,不在乎这一下啦。”我手不仅没有拿开,反而更加用劲,面对这样一对大却不失翘的美,我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不好好爱抚它们。

 妈妈伸出一只手阻拦,另一只手却也没有松开我的,可是一只手挡得住左边,挡不住右边,挡得住上面,挡不住下面。

 最后妈妈也只得作罢,任由我对她的子进行侵犯。我的目的当然不仅仅是这个,我偷偷将一只手伸到后面。

 在妈妈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就解开了她的罩扣,接着扯下妈妈的肩带,罩因为妈妈右手抬起就这样挂在了她的手臂上,给整个场面渲染上一层靡。

 而终于罩跑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绝对是一对绝世美,肥硕满的圆润,在妈妈纤细的身体上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两块已经不能用单手掌握的美充满了汁般的水灵。

 又像承载了历史般厚重,雪白的上,点缀着少女般未经世事的粉红,大小适中的晕上立着微微有些坚头,顺带着整个房都以惊人的弧度和韧向上翘起,像是任的孩子噘起了嘴。

 看到如此美景,我愣了半晌,但男的本能还是让我伸出手一把抓了上去,美人的美好本来就是给男人来亵渎的,想着手上也不加大了力度。妈妈似乎也才反应过来,感到自己房上的疼痛。

 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啊地一声惊叫,松开我的,抱着肥兔们向后退去,罩挂在前,眼神满是被坏叔叔欺负了的可怜。

 看着眼前这块美,眼睛都开始发红的我,自是不会让美人逃走。我上前一步,抓着妈妈一只手,强硬地拉回到我的上:“妈。

 这样更方便嘛,隔着罩还要担心弄坏罩,也会弄痛你,这样就没有阻碍了,给儿子看看,又不是给外人对不对?肥水不外人田嘛!”说着我的手又爬上妈妈的巨

 “啊,轻点啊,好疼的。”妈妈脸上出痛苦的表情,眼神却开始有些离,“正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才不能这样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妈妈?”我没有回答妈妈,反而是反问道:“那妈妈在别人面前可以这样吗?”

 妈妈身体明显一震,即使很快恢复过来却还是被我很好得捕捉到,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眼神有些痛,有些冷。

 “当然不行,我”妈妈面对我的问话,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人,不过在他面前并没有过衣服,内心顿时有了底气,“我只有在你爸面前才可以…”

 看着我身下的妈妈,谈不上恨,却对她的行为不经意间有了些怨和不解,而且我觉得妈妈欺骗了我,但我不想因为这个就破坏今天我对妈妈的攻掠,我坚信我会夺回妈妈,一个人狠狠占有。

 “手动动。”妈妈在我的试探下,似乎格外的服从,在我几乎命令的口吻下像是失神般地开始‮弄套‬起来,我拿开妈妈一只遮在上的手:“把罩拿下去,”虽然我也想挂着罩欺负妈妈。

 不过我更想知道妈妈的态度,虽然回过神的妈妈有些不情愿,但在我坚定的目光下,又想起了自己的一些事,最终还是放下了手,又放开我的,让罩彻底滑落。这也预示这妈妈的部开始对我开放。

 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双手齐上,一手抓住一只白兔,感受到入手处牛般的滑润,肥而不腻的触感,而且它们还是妈妈的神秘地,我一时间有些陶醉了。

 看着妈妈在儿子的抚摸下难为情的姿态,我更是玩心大起,提醒妈妈似的用手拖住妈妈的肥底部掂了掂,果然有重量,就是不知道妈妈走路累不累。

 “妈,好重啊!”看着妈妈无地自容的样子,我不再逗她,过犹不及,妈妈的自尊要一点点摧毁,我一把抓住妈妈的房,手上不断加大力度。

 看着仿佛两片白云的房在自己手中肆意变换形状。妈妈感受到房的疼痛,以及那象征着快的酥麻,有些想叫出来,却又意识到自己的身份,硬生生地给了下去。

 在面前,女人似乎有天生的弱势,妈妈抬起头有些祈求地看着我:“天天,别,别那么用劲,要是留下痕迹,会被你爸发现的…”  M.ssBbXs.COm
上章 下章